河南无新增确诊病例 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8例


理查德不得不收拾行李,另找了个地方住。但他仍对大楼物业的决定感到震惊,因为楼中近300套公寓似乎都处于空置的状态,"那幢公寓就像是个空楼。有钱人都走了。"

理查德星期六和星期天都在他哥哥的公寓里过夜,并没有发生任何特别的事情。但周一下班回来后,他震惊地发现自己被赶了出来。看门人告诉他,他得收拾东西走人。

4月4日早,北京天安门广场,观看升旗仪式的人们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/摄

天安门4次为重大伤亡降半旗 首次因公共卫生事件

理查德担心,如果他透露了地址,他哥哥日后在处理这套公寓时,会遇到不必要的麻烦。

理查德气不过,致电大楼的物业负责人询问原因,对方回答称,"我猜他们害怕你带病毒回来。"

4月4日早,北京天安门广场降半旗,哀悼抗疫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/摄

理查德进了大楼后,和看门人交谈了几句,看门人问及他的工作,理查德如实告知。随后,他就去了医院上班,那是他以前工作过的地方,他觉得就像在家里一样亲切熟悉。

4月4日早,北京天安门广场,等待升旗仪式的人们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/摄

理查德告诉《泰晤士报》:"我走进去10分钟之后,已经开始做插管手术了,给一个人戴上了呼吸机。"理查德说,他很想来到纽约,因为这里是美国疫情的中心,"这是本世纪对气管手术的挑战。""我是研究气管的。我不会坐视不管。"